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第112章 刀名斩炎!

在不久之前,由于林超越出手算计林然,让服务生给后者开了一个非常离谱的天价赔偿单,对于这种充满了恶意的试探,林然让程宏羽出手,直接把林超越的餐厅给砸了。

    你来试探我,我直接打你的脸!

    那花了数千万大夏币装修的豪华餐厅,被砸成了一片废墟,根本看不到半分原来的样子了。

    嗯,程宏羽也是个狠人,为了向林然示好,不折不扣地执行着对方的命令,甚至连餐厅的卫生间里都没有留下一片完整的瓷砖!

    事后,林超越一声没吭,至少表面上保持了沉默,似乎吃下了这个哑巴亏。

    这个堂弟,怎么想的呢?

    林然懒得管这些,他根本不在意林家人的态度。

    的确,如林凯歌所说,过去的事情,很多都过去了。

    比如那些所谓的亲戚,林然自然不会再把他们当成家人。

    但是,有些事情,就不可能过得去了。

    譬如林超越。

    看到林凯歌陷入了沉默,林然笑了一下,问道:“怎么,这个要求,很难吗?我又没有要求你父亲向我道歉。”

    “我父亲这个人,你应该也了解,他根本不可能道歉的。”林凯歌摇了摇头,“至于林超越那边……我们这个堂弟,已经不像小时候那般人畜无害了。”

    “所以,我回林家吃饭的意义何在?”林然淡淡笑着说道,“要让我被你们家人羞辱一番吗?”

    “有我在,没人敢羞辱你的。”林凯歌深深地看了林然一眼:“不管怎么说,二叔的那把刀,你总该拿回去。”

    终于提到正题了!

    听了这句话,林然的眉头狠狠一皱!

    老爸的随身兵器!

    数年前,林然被赶出林家大门,当时几乎和流浪的孩子一样,只是带了几件衣服而已,林家当时甚至连干粮都没给他留一点,更别提把老爸留在家里的那些东西带出来了。

    林凯歌说完了这句话,本以为林然肯定会回去取刀,但是他没想到,后者本来紧皱的眉头,却又松开了。

    “我爸有很多把刀。”他说道,“不止那一把。”

    林凯歌摇了摇头:“你别自欺欺人了,二叔的刀就算是再多,可成名武器,也只有这一把而已。”

    林然笑道:“他有他的刀,我也有我的刀,你明白吗,林凯歌?”

    说完,他直接拉着黎秋水的手,上了车。

    林凯歌站在林然的身后,笑了起来,用只有他自己所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真羡慕我这个弟弟的艳福啊,然而,二叔的刀,你真的不来取走吗?”

    停顿了一下,他的眸间闪过了精光,低声补充了一句,道:“我可不信呢。”

    …………

    上了车之后,黎秋水不动声色地系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似乎完全没有半点追究刚刚被林然拉手的事情。

    “伯父的刀……”

    黎秋水开着车,说道:“我还是建议你暂时别回去取了,毕竟,如果他们有心的话,肯定给送回来了。”

    “所以,你也觉得,这是个陷阱,对吧?”林然笑着说道。

    他似乎对这一天早有预料。

    “嗯,除了林子衿之外,我不建议你和其他的林家人再产生太多的交集。”黎秋水说道,“虽然我这些年和林家接触仅有有限的几次,但说实话,我是真的不太喜欢这个家族的人,他们绝大部分都很……功利。”

    “如果我这一次回去的话,一定会被林凯歌当成挡箭牌利用起来的。”林然眯了眯眼睛:“到那个时候,他一旦和林超越发生冲突,我就得站在中间替他挡着了。”

    黎秋水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不过,如果你一直不回去的话,恐怕他们还会再次找上门来的。”

    “求之不得。”林然微微一笑,看起来甚至对此还有些期待。

    过了半个小时,黎秋水的车子停下了。

    “怎么带我来这儿了?”林然看着眼前的建筑物,说道。

    “星月之前特地叮嘱过我,让我给你自由进出实验室的权限,但是,你一直都没来过这儿。”黎秋水说道。“我们实验室和军部有很多合作,我相信,星月这么安排,一定是有着她的道理的。”

    “你对你那个外甥女儿,还真的挺迷信的呢。”林然微笑着说道,“连军部核心监护室都没治好我的伤,我可不相信,这里能给我带来答案。”

    “要不进去看看吧。”黎秋水下了车,劝说道。

    其实,她对这实验室挺了解的,但恰恰是因为太了解了,所以也不认为,这里有能超越军部核心监护室的医疗水平。

    “也好。”林然说道。

    而这时候,林子衿却正好从这幢建筑里走了出来。

    少女今天穿的是宽松的黑衣黑裤,外面罩着一件长款的格子衬衫,棒球帽的帽檐仍旧压得很低。

    不过,她的手里面,拎着一把长剑。

    这是林子衿的兵器,很少离身。

    “这么巧?”林子衿看到了林然和黎秋水,把帽檐抬高了一点,她笑着对黎秋水点了点头:“黎校长……不,婶婶好。”

    婶婶?

    林然的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黎秋水闹了个俏脸通红:“子衿同学,别这样说,我和你小叔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林子衿!”林然咳嗽了两声,正色喊道,“这么多年不见,每一次都得开我的玩笑?”

    林子衿走到了林然的面前,微微仰脸看着对方,发丝被清晨的风吹乱,眼眸却仍旧清澈,一如当年。

    她就这么沉默地看着林然,脸上的笑容已经逐渐收敛而起。

    “怎么这么看着我?”林然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迎着林子衿的目光,这时候,林然才真正意识到,那个曾经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此刻真正地长大了。

    “小叔,这么多年,我挺想你的。”林子衿看着林然,声音之中带着一股由衷的诚挚感:“真的。”

    这么多年,我很想你。

    “我也是。”林然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容之中,有些微微怅惘的意味。

    被林家赶出去的这些年,他得到了很多,其实也错过了很多。

    那一段被时光所留下的空白,还能够弥补吗?

    “我在实验室里等你。”黎秋水指了一下门口,便率先走过去了,给林然和林子衿留出了空间。

    “你请我吃的那顿饭,还没踪影呢。”林然看着俏生生的林子衿,脸上的笑容也是发自内心的:“真是女大十八变,长大了,漂亮的不行。”

    “那我和你的晓依妹妹,谁比较漂亮?”林子衿眨了一下眼睛,这个动作竟是有些俏皮的味道。

    平日里,没有谁看过林子衿这样,也包括她的父母在内。

    只有在林然面前,她才可以安安心心地做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不用承担那么多本不该属于她的责任,不用在意自己其他的身份和……性格。

    “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林然直截了当地给出了一个标准答案。

    海王好像都是这样说的。

    “我和你是亲的,但是,贺晓依和你可没有血缘关系。”林子衿哼了一声:“这让我有点羡慕她呢。”

    这还是那个带着烈焰星空战队横扫敌人的林子衿吗?

    若是让她的队员们看到此景,恐怕惊得下巴都得掉下来!

    林然咳嗽了两声,说道:“先不说这个,我刚刚见到林凯歌了。”

    听到了这个名字,林子衿的神情之中涌现出了一抹淡淡的无奈,她说道:“在我看来,凯歌叔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很显然,她和林凯歌之间的关系应该不怎么样。

    不过,林家现在重点在培养林子衿,林凯歌确实也给过这小侄女不少支持,虽然林子衿看不惯对方的一些行事方式,但是双方至少在表面上还是过得去的。

    “和林超越相比呢?”林然又问道。

    而当林超越的名字从林然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林子衿的神情就不是无奈了,而是非常明显的厌恶。

    “小叔,你得离他远一点。”林子衿小声地叮嘱了一句,“林超越,是个疯子。”

    林然淡淡地笑了笑:“好,我正想看看他发疯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林子衿轻轻摇了摇头:“其实,那天在课堂上,是我做的过火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林家一定不想看到我和你走得太近。”林子衿很是认真地说道,“以那些人的行事风格,这会给你带来一些不太好的遭遇。”

    “我明白你的想法。”林然摇头笑了笑:“不过,你尽管放心好了,林家但凡识趣一点,都不该找我的麻烦。”

    “嗯。”林子衿盯着林然,很是认真地说道:“小叔,你多加小心便是,总之……能再见到你,真的很好。”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得向你打听一下。”林然忽然想到了林凯歌早晨所说的话,道:“我父亲的成名兵器,现在在谁的手里面?”

    “小叔,你说的是斩炎刀吗?”林子衿说道。

    毕竟,林擎宇成名的年代,距离林子衿着实是有点远了,她应该都没有见过那把刀。

    “是的,就是斩炎。”林然说道。

    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眼光已经变得深邃了不少。

    其实,他嘴上说着不要这把刀,可心里并不这么想。

    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很多和父亲有关的东西,林然都要拿回来,留个念想也好。

    看到了林然的目光,林子衿立刻明白了小叔的想法。

    “小叔,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肯定早就帮你把那把刀拿回来了。”林子衿说道,“只是,那把刀,一直在林擎苍的手里面。”

    似乎,林子衿称呼林家的所有人,都是直呼其名的。

    她对这个家族的感情好像也并不太深。

    林擎苍和林子衿的父亲是堂兄弟,都是一个大家族的,不过,按照辈分来讲,林子衿得喊林擎苍一声爷爷了。

    然而,从她的嘴里,根本听不到多少尊重之意。

    “在林擎苍的手里面?”

    听了这话,林然的眼睛瞬间便眯了起来!

    他冷冷说道:“这个林凯歌,是故意让我去和他的父亲正面发生冲突的么?他想从中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