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第七六三章 官方神籍(求月票求订阅)

七月二十五日,朝廷小议。

    李轩一大早就从紫禁城北的玄武门里面跑出来,然后绕了一个大圈,装作是才刚从府中赶来的模样,随同众多大臣从南门入宫。。。

    已经从草原返回的于杰,还有权顶天,汪文等人看着容光焕发的李轩一阵无语。

    他们都在想你就这么掩耳盗铃吗?这里谁不知道你昨日入宫之后,就一整夜没出来过!

    也就是如今执掌宫闱与国家大权的是监国长公主,否则他们一定要参李轩一个‘淫*乱宫闱’的罪名。

    可监国长公主一直云英未嫁,为国家牺牲良多。

    景泰帝驾崩之前,长公主心系李轩,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只是因襄王与太后等人阻拦,未能喜结连理。

    在场的几位大臣都非是食古不化之辈,虽然心里鄙薄,可也只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就在众臣们抵达金銮殿,开始朝会之后。

    第一项议题就让所有人意外,体仁阁大学士汪文首先参奏:“近日有‘玄黄大帝’流行于民间,信徒已达六,七百万众。经钦天监勘定,此神并非邪魔一类,且能以天兵天将降临于人世。

    如今六道司与绣衣卫,多赖此神之力,臣请朝廷早日册封,或者早日处置。”

    李轩闻言当即一愣,有些讶异的往汪文看了过去。

    心想这位汪大学士平时总与他作对,今日却要给他一个助攻吗?

    “玄黄大帝?本宫亦有耳闻。”

    虞红裳还不知李轩就是玄黄大帝一事,她陷入凝思:“绣衣卫禀报说此神是在最近一年出现,信徒都集中于东北。其自称是三界之尊,可此前其神名不见于任何经典,不传于所有史册。

    不过从其一年来的形迹来看,这确是福德正神,此神以《玄黄感应真经》与《玄黄十诫》为神义,在辽东助当地移民对抗妖邪,且仁厚慷慨。绣衣卫在辽东有一位小旗,其母因信仰虔诚,一年中得其三次神术驱邪。”

    此时礼部尚书胡濙也出列道:“殿下,臣对此神亦有关注,读过那《玄黄感应真经》与《玄黄十诫》,前者就是道门太上感应真经的翻版,玄黄十诫简而言之,就是一不能无故杀生,二需自食其力,三需取份内之财,不可贪婪成性,四不能行邪淫之事,五不可恶意诓骗他人,六不能搬弄是非,七不能对他人恶语相向,八不能偷窃,九不能盗抢,十不能妄信,这都是导人向善之词。

    关键是此神,可以屡现神迹,所以信仰扩张极快。臣以为汪大人之言有理,此神要么早做处置,要么早日册封。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朝廷得清正福德之神而祭之,是有益于国的。”

    刑部尚书俞士悦则手抚长须:“近日刑部办案人员,也多有仰赖玄黄大帝之力。朝廷如能册封此神,或可肃清天下的魔氛。”

    陈询则是从‘禁佛’的角度考虑问题:“殿下,此时册封这位玄黄大帝,正可敲打佛门。”

    他之前不赞同朝廷施行太苛刻的禁佛之策,可既然朝廷已经在做了,那就一定要把这桩事做成。

    虞红裳听众臣之意,就知是赞同册封居多。

    她随后却又问旁边一言不发的李轩:“汾阳王的意思呢?”

    李轩自然是希望得到朝廷册封的,这意味着他能从大晋龙气中获取好处。

    比如敖疏影,她受封的‘水德元君’神号,放在天庭是‘元帅’,‘天王’阶的神位。

    她从大晋中获取的龙气,就相当于百万人的香火信仰,足以维持她的神格不坠。

    龙气这东西,本就是人心意念的凝聚,且比之香火神力更纯净。

    如果是‘大帝’之封,估计李轩能得到的香火神力,至少可达三百万。

    日后随着大晋的人口增长,疆域扩大,还会继续增幅。

    至于‘天帝’,李轩无法想象,只能估测不下于千万。

    不过这册封的真正好处不在于龙气,而是朝廷的认可认证。

    这意味着地方官府不会成为玄黄大帝信仰传播的阻力,百姓也可以放心祭祀供奉了,不用担心这是邪神妖魔之属。

    可李轩想归想,却不能以自己的地位与权势去策动朝廷,对玄黄大帝加以册封。

    这是违规,会为日后留下隐患的。

    他只能面无表情,一副漠不关心的神色:“臣没有意见,册封不册封皆可。”

    虞红裳眼神中略略疑惑,据她所知,之前在六道司一力推行玄黄大帝信仰的,就是李轩。

    不过她也没做细想:“那就由礼部拟定封诰,再由钦天监与太常寺选个吉日祭告天地,举行册封大典吧。现在的问题是,给予此神何等位格?此神自称三界之尊,那就是天帝之尊——”

    “不可!”

    虞红裳话未说完,体仁阁大学士汪文当即出言阻止:“殿下,自太祖以来,我大晋就以昊天上帝为三界尊神。这是祖宗之制,岂容更易?

    何况这位玄黄大帝虽然神通广大,神力无边。可此神新立不久,跟脚不明,岂有任由其自说自话之理?臣以为,朝廷这次册封其大帝之位即可。”

    三皇五帝以来,天帝之位屡经变化。

    在商周之时就有明文记载,敬昊天为‘皇天上帝’。

    之后尚书,诗经,史记等等经典,都有记录。

    《诗经·大雅·皇矣》就有云“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

    直到大秦一统六国,废黜昊天上帝,转而祭祀黄、白、青、赤四方天帝。

    到了两汉时,汉高祖在四帝之外增添了一位黑帝,是为五方天帝。

    期间王莽篡位,欲废黜五方天帝,将昊天上帝和太一合并,却以失败告终。

    到了汉末之后,‘黄天已死’。朝廷认可的天帝又换成了昊天,五方天帝则降格为大帝之尊。

    两赵时期道门昌盛,于是尝试将昊天与他们炮制出的‘玉皇大帝’合祭,以‘北极紫微大帝,南极长生大帝,太极天皇大帝,东极青华大帝’在内的‘四极’,取代‘六御’,‘五方’,却遭遇到了儒门与道门内部四大‘天师’为首的力量极力反对。

    直到大晋驱逐蒙兀,浑一天下。

    儒门之所以敬奉‘昊天’,一是因儒门敬古。

    而这位昊天上帝,正是三代以来的正统。

    其二是他们隐约猜到‘昊天上帝’已不在其位,都心想天帝不在位是最好不过了,干嘛要给自家找个爹?

    此时李轩,就不禁斜睨了汪文一眼。

    心想真是成也此人,败也此人。

    不过他的神色却是淡然如故,他知道自己这‘玄黄大帝’要想一蹴而至,成就天帝之尊,那是绝不可能的。

    即便汪文不出面,陈询、于杰等人也会极力阻止。

    能得‘大帝’之封,李轩已经部分达到了这次主导禁佛的目的。

    ※※※※

    从宫里面出来之后,李轩就返回到了天刑台空间。

    然后他就在那个四合院般的‘宫殿’大院里面,看着那堆积成山的金银珠宝与众多药材发呆。

    这些东西,一部分来自于清剿佛寺的缴获,一部分则是来自于信徒的献祭。

    “我与芊芊统计过了,现在总计是九千八百万两。”

    独孤碧落拿着账册走到李轩身边汇报:“不过这是保守估算。佛门那些药材很难统计,我与芊芊都是往低了估。恭喜主上,第三座‘太阳神炉’都有着落了。”

    李轩却皱了皱眉:“才九千多万,才只有这么点?”

    随后他就一声轻叹:“罢了,我都打了两折,攻打佛寺时几乎就是免费,亏本在所难免。”

    独孤碧落就挑了挑柳眉:“我算过了,即便算上火枪与战甲的磨损费,以及开启西天门的费用,主上你这次也纯赚四千六百万。亏本之说从何谈起?”

    其实钱主要是花在‘西天门’上了。

    天刑台空间就在昔日三代天庭的西天门位置。

    这里的西天门残阵,能够通过信徒‘请天兵咒’的祷告定位,让他的天兵天将,降临在人世间的任何一个位置。

    当然这‘降临’所需的神力也非常大。

    不过天刑台的‘太阳神炉’,可持续的供应能源。

    他们唯一需要付出的,就是维修位于天刑台东面的‘天门阵’所需的各种材料。

    所以哪怕是打二折,其实也是赚的。

    可见李轩的那些定价,是何等的心黑——

    再如果算政治帐,李轩这次的只会赚得更多。

    “可没赚够就是亏,这还远远不够。”李轩依旧摇着头叹息不已,他同时陷入凝思:“碧落,你说如果我现在推出‘预充值打折’,或者‘充值送会员’服务,我那些信众能不能接受?”

    他认为自己必须用互联网思维来扩大收入。

    “哈?”独孤碧落错愕的看着他,心想这‘预充值打折’与‘充值送会员’究竟是什么鬼?

    她正想询问究竟,那边‘监刑神将’伏友德就走了过来。

    “陛下,根据今日的统计,我天兵损伤七人,折损乌金天甲七尊。”

    天兵天将降临人世,不可能没有任何折损,不过这战损率远远低于所有人的预想。

    ‘监刑神将’伏友德的脸上,浮现出了难以自禁的喜色:“陛下,符文燧发针击枪的实战效果非常理想,如果我们现在能再配备一些符文大炮,效果会更佳。”

    伏友德最初被册封监刑神将的时候,意识还是有点僵滞的。

    他被业煞与执念染化,最初的念头非常简单。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真灵归位,伏友德的思维越来越活泛,也越来越像是个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