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第2041章 没有人比我更懂如何羞辱敌人,没有人(头疼请假只有两更)

“剑川城如此坚固,易守难攻,吐蕃人肯定不会上当,只会诱我唐军出战。”

    “这倒是符合了处弼老弟之前的战略布置,可问题是,若是吐蕃两万精锐齐至的话……”

    任雅相这位知兵的文化人不禁眉头大皱,

    “凭着咱们那三万多训练不足的诏、獠兵马,跟那两万余的吐蕃精锐之师作战。”

    程三郎砸了砸嘴,扫过这几位老兄弟,耐下性子解释道。

    “作战是必须的。那两万吐蕃兵马不除,就像是一把悬在剑川城北的刀子。”

    “不把这把吐蕃国主留在剑川城外的刀子给砸碎,咱们就没有办法令那些羌、诏部落信任我们,全心全意投效。”

    “我们已经知道了,那位吐蕃国主,之间才把那娘氏一族给弄得举族覆灭。”

    “导致原本已经稳固的那苏毗之地,又再起骚乱,虽然已经被弹压住。

    可若是咱们大唐,若是能够从后边,跟吐蕃重重一击的话。”

    “就相当于是给那些不乐意被吐蕃统治的各族各部看到了一个希望。”

    这番话,让一干人等频频颔首,真没毛病。

    房俊忍不住小声地提醒了一句道。

    “但是兄台,你把那帮子吐蕃使节都剃成秃瓢,他们就敢来攻打剑川城?”

    “呵呵,给他们再添十个胆,他们也没那个胆,但是,我们可以北出剑川城。”

    程处弼站起了身来,一手叉腰,一手朝着前方一摆。

    “明面上,我们要跟那些吐蕃人当面锣对面鼓的堂堂正正地干上一架。”

    “但实际上,我决定要在这高原之上,进行一场特种作战。”

    看到处弼兄这样意气风发的架势,得,这货又开始了。

    迎着处弼兄投来的目光,李恪只能配合地问出处弼兄希望自己提出来的问题。

    “敢问处弼兄,这何为特种作战?”

    “问得好,所谓的特种作战,就是领导和指挥主要由特殊编组、训练及装备的特种部队。

    或根据任务的需要临时编组的精锐部分队,以特殊的方式和手段实施的作战行动。”

    “我们一定要用最小的代价,争取将吐蕃的那两万精锐给留在剑川城外……”

    虽然处弼兄说的这些话让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哥几个倒觉得,这种所谓的特殊的方式和手段实施作战行动。

    很符合这位想一出是一出,经常会冒出大胆的想法和计划的处弼兄。

    “万一只来几千怎么办?”

    “???”程处弼一脸黑线地瞪了眼提出这种扫人兴致问题的俊哥儿,没好气地闷哼了一声道。

    “只来几千,那就留下几千。”

    #####

    吐蕃使团,一共只来了十一个人,也就是那位米钦千户与十名吐蕃精锐武士。

    打量着这些已经被捆起来的吐蕃人,看着那一张张显得有些惨白的脸庞。

    程处弼想了想,最终还是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别怕,就给你们剃个毛发而已。”

    “只要你们乖乖的听话,连头皮都不会破。”

    “你们若是觉得被污辱了,回头你们可以去找你们南部的格桑域本的麻烦,因为是他先剃了我大唐官员的秃瓢。”

    “我大唐可是礼仪之邦,总得有来有回是吧……”

    不远处,李恪等人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那骚话连篇的处弼兄一边叽叽歪歪,一边给那些吐蕃人剃起了脑袋。

    第一位吐蕃人很硬气,拚命挣扎,直接就把程三郎给惹毛之后,施出了老程家的不传之秘。

    掌沿朝着对方的后颈处一击,这位奋力挣扎的吐蕃勇士直接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看看,让你老老实实听话还不乐意,现在头皮上都划出道子了,还要浪费程某人的时间。”

    程处弼很是嫌弃地吐着槽,开始了他穿越以来的第一次托尼老师之旅。

    米钦等人只能站在不远处,看着程三郎在另外一边抄着那闪亮的刀具开始动手。

    防止这家伙突然醒来挣扎,而站在一旁的程发看着三公子手中拿着剪刀和梳子,正在把对方的长发剪成寸头。

    整个人都迷茫了。

    “三公子,不是说好要剃秃瓢的,你怎么会给他剪起了头势?”

    “急什么,单纯的秃瓢,有什么意思。”

    程处弼呵呵一乐,手中的剪刀和梳子不停,继续操作。

    “想要羞辱那帮子吐蕃佬,那就得干点不一样的,之所以要剪短,那是为了方便我搞艺术创作。”

    “……”

    程三郎对自己的手艺不太满意,毕竟只见过托尼老师操作,自己没有实操经验。

    所以,与其说是寸短,不如说是狗啃式寸短。处理完这一处之后,这才真正的开始正菜。

    程处弼是一位医生,一位十分优秀的医务工作者,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

    所谓的临床经验包括但不限于动手术,备皮。划重点:备皮。

    所谓的备皮,就是指在手术的相应部位剃除毛发并进行体表清洁的手术准备。

    是对拟行外科手术的患者在术前进行手术区域清洁的工作。

    外科术前备皮大体分为剃毛备皮法和不剃毛备皮法两类。

    不过一般在乡镇医院那种地方,只会采用一种手段,那就产剃毛备皮法。

    所以,程处弼有着相当丰富的处理发毛的经验,不论是头皮,下颔,又或者是腋窝等各种地方的备皮。

    程处弼都可以手到擒来,就像现在,对付那颗狗啃寸短的脑袋,程处弼手中的剃刀如飞。

    伴着那沙沙声响起,不大会的功夫,这位英勇的吐蕃武士的脑袋渐渐地变得青溜溜。

    但是有些地方的狗啃式寸短却被留了下来,足足半刻钟之后,在那位吐蕃勇士醒来之前数息。

    程三郎终于完成了他的第一幅作品。一个十分醒目而又剑拔弩张的汉字,醒目地出现在了这位吐蕃勇士的脑袋上。

    几乎占据了他的大半个脑袋,这个时候,已经忍耐不住好奇心,晃晃悠悠溜达过来的李恪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汉字。

    一脸懵逼地看向这位正在拍打着身上的碎发的程三郎。脑子瞬间乱作一团,这踏马的搞什么鬼名堂?

    胡主薄也表情变得十分的幽怨,说好要让千百个吐蕃人变成,为何程长史你只让对方秃成这副鬼样子?

    任雅相与房俊也有些懵逼,这是弄啥?

    “处弼老弟,你这是……这是在搞书法创作?”

    程处弼示意程发等人先把这货捆起来拖到了一边去,避免被那帮吐蕃人看出端倪。

    这才呵呵一乐言道。

    “不不不,这不是搞书法艺术创作,我这是要搞活标语,让那些吐蕃人明白,没有人比我更懂如何羞辱敌人,没有人。”

    ------题外话------

    好像感冒了,头疼得厉害,今天只有两更,实在抱歉,已经吃了药,好好睡一觉缓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