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第642章 姑姑的确无人能及

周木廉揉按自己的手。

    痛。

    这不是他的梦,而是实实在在的。

    一个小时后,他才彻底冷静了下来,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有点茫然。

    “……我一辈子学医。”他抬眸,目光里满是费解,“我先学的是中医,再学的是西医。可我不能理解。”

    李泓:“我也不能理解。不过,存在就是真的。”

    周木廉:“我好像遇到了奇迹。”

    “是的,你的确遇到了奇迹。”李泓道,“周先生,我听说你很有钱,雇几名随从吧,防人之心不可无。南京周氏,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周木廉颔首:“我明白!我不会放过他们!”

    李泓拍了拍他肩膀。

    周木廉的手,暂时还需要静养,因为受了伤一动就痛。

    不过,这就证明他的手能灵活如初。

    出院的第一件事,他要去见云乔,他要当面给她下跪,亲口叫她一声“姑姑”。

    李斛珠就在这个时候来了。

    她错过了最热闹的时候,只是见走廊上不少医生和病人,指指点点说什么“死人了”,把李斛珠吓一跳。

    周木廉那一阵阵的哭喊,让全医院认定是谁的家属死了,议论纷纷。

    李斛珠心口发紧,急急忙忙进了病房。

    不成想,她看到的周木廉,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裳,右手还缠了个绑带,因为要固定住,否则更疼。

    瞧见了李斛珠,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略微弯了下,既坦然又愉悦,和前几日的暮气沉沉有天壤之别。

    “斛珠。”他主动站起身,“不好意思又让你担心了。”

    李斛珠强自镇定,眼睛不由自主又想落泪:“你受这么重的伤,哪怕只是普通朋友,瞧见了也担心。”

    周木廉深吸了一口气,把情绪隐藏好,只是问她:“如何能联系到姑姑?我想跟她道谢。”

    李斛珠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她慢了半拍,转过来弯:“我有她电话。她住在席公馆,轻易不能进去,只能先打电话给她。”

    周木廉:“那你方便把电话抄一份给我吗?”

    李斛珠在包里翻。

    她翻出个小小电话簿,然后又翻到了云乔那一页,直接撕了下来,递给了周木廉:“给。”

    周木廉道谢。

    他们俩往外走。

    周木廉住院没什么行李,这套干净衣裳还是昨日他同事送来的。其他东西,他出院就全部扔了。

    他和李斛珠两手空空往外走。

    李斛珠问他的手如何:“有点知觉吗?”

    “我慢慢跟你说。”周木廉道。

    李斛珠的汽车,送周木廉回他的公寓。一路上,周木廉把事情都说给她听。

    得知他的手有完全康复的可能性,而且是很大的可能性,李斛珠哽咽得说不出话。

    “巫医真的很厉害。”周木廉道。

    “是云乔很厉害。”李斛珠道,“我听我妈说,督军有次重伤,都断气了,是云乔救了他。”

    说到这里,她立马改口,“应该叫她姑姑。”

    周木廉望向了她:“你不必……”

    “我去求她的时候,承诺了会信奉她。”李斛珠说。

    周木廉的心思,很突兀跳到了医学系教学楼落成典礼那天,有个男人恭维云乔:“姑姑的医术,还需要再学吗?姑姑已经很厉害了,这世上无人能及。”

    这居然不是恭维。

    这是陈述,是实情!

    姑姑的确无人能及!

    云乔肯定也救过那男人,或者他家人。而当时,周木廉还骂他们没见过世面,是狗腿与花瓶。

    没见过世面的人,是他。周医生自负而跋扈,从未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谦逊,承认自己对真正的玄学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