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第两千六百七十七章 打主意

倘如此珠全盛时被它获得,说不定真能借此恢复几分修为。

    但如今深埋在这上万年,火气流失得七七八八不说,还夹杂了火毒。

    而噬鹫吸取火气不需本命魂火,却必须借助血脉能力,然而对方来到这里已经耗尽法力与体能,等意识到不妥时,已然控制不住了。

    而这头凶孽一死,火力火毒便透体而出,黑风岭上的几名修真者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当即横尸当场。

    韩乐心中感慨道:

    ‘运势终究不敌天数,任你势力滔天,力压九州,也逃不过天威劫难。’

    他微微摇头,心念一动,将浮屠血魔召唤出来,往那凶禽身上一钻,就像焚尸虫钻入尸堆里面。

    而他不再理会,在旁等候。

    约莫三天过后,这具上古异种的躯壳便全部化作浊流之气,收入玉瓶之中,大坑中只剩下一副羽翼交织的炽烈遗骨。

    他一挥手,将其拿在手上一摸,却又沒有察觉到火热,反而传来一丝丝清凉。

    此物可作‘羽鹫袍’,要是趁着噬鹫精血健全时斩落,制成法衣就能克制天下各种火焰。

    昔日不知有多少高人为了此物而挑战噬鹫,却从未有人能够得手。

    后来玄妙子虽然将其封印,但估计这位祖师修为太过高深,已经看不上这种东西了。

    如今落到他手上,此物历经万年洗礼,不知还残留多少余力。

    他思忖片刻,还是先收入乾坤袖再说。

    就在这时,他突然察觉外面有些异动传来,似乎来自数百里外。

    他皱了皱眉,飞身而起,片刻便从大坑中飞出。

    来到高空,放眼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见岛屿外早已波涛汹涌,浪潮惊天,似乎在酝酿成世间大祸。

    他观察片刻,暗忖道:

    ‘原来是这个原因,刚才噬鹫的妖躯还在,身上流火无意中镇压着周围地界的气机,这便间接压制了海啸地裂。’

    ‘眼下妖躯被自己炼化,失去镇压之下,灵气紊乱,便即将酿成大祸了。’

    ‘如此看来,自己还得将之前在东彻州做的事再重复一边,才能化去灾劫。’

    他也不浪费时间,当即盘膝坐下,花了两天在体内重新炼制出一滴邪魔之血,随后点出一具化身来。

    上次的化身是一名清隽老者,而这次却是一名风流不羁的活力少年。

    少年来到跟前,躬身一作揖道:

    “师尊,弟子先去了。”

    见韩乐点点头,他便脚下御风,飘然而去。

    韩乐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思忖道:

    ‘我在这边并未耽搁多久,要不一鼓作气,去一趟南瓶州。’

    ‘要是能将那州的凶孽处理掉,接下来的时间就能静下心,观摩三州篆文了。’

    拿定主意后,他也不耽搁,一拂衣袖,纵身而起,往南瓶州飞去。

    两天一夜后,他便跨过交界处,来到南瓶州的陆地上。

    这州陆地山脉不少,而且以山丘居多,放眼望去,无穷尽的山丘连绵起伏,勾连着各大山峰脉络,如接天连地一般。

    这是潜龙在渊之势,天下十州之中,尤以此地的脉络走向最为清晰,从高空往下看,下方就像沉睡着一头妖躯盘踞的巨龙。

    只不过灾劫爆发后,山势断裂,高峰倒塌,就像脊骨被斩断,上好的天然福地就这般破灭了。

    而其他两州虽然也遭遇灾劫,但却苟延残喘了上百年,灵气才衰竭彻底。

    但这个大州,由于地脉遭到破坏,前后不到一年,就变成了一座死气沉沉的绝地。

    韩乐沿着山脊飞行两天,便来到玄妙子封印凶孽之地,正好是潜龙断脊上的一条裂缝带。

    这头凶孽名为‘撼地神牛’,在七头凶孽之中相当诡秘,传闻是来自更高洲界的蜉蝣州。

    哪怕万年前上古人士与上古异种爆发生死之争时,这头凶孽也极少出现,也沒有见过它施展什么厉害神术。

    但玄妙子既然将其封印在这里,那肯定不是善类。

    韩乐一向见机而行,因此不急着下去,而是在周围观察一番后,这才以法力护住全身,往大裂谷入口落下。

    他驾驭剑光,一盏茶不到便落在裂谷下方。

    只见面前同样显露出一个大坑,但从周围的沙堆与坑壁挖掘情况来看,这坑洞通道似乎是由内而外贯通的。

    他脸色淡然,沒有多少奇怪。

    东南三州灵气枯竭,封印凶孽的时间比想象中还短,既然前面两头凶孽都早早脱困,那么这一头脱离封印,也就不出意料了。

    只是附近似乎有些悬奇,他的精神力居然无法渗透下去,也就不能获知下方的情况。

    再打量周围一番,见周围有不少色泽鲜艳的奇石,他心中隐隐猜到了一些。

    这些奇石名为增补磁石,修真者要是用来架设玄坛,倘若添加一些此石,效果起码能增益五分之一。

    然而眼下这些奇石,明显不是自然生长在此,而是有人故意搬来,一时间猜不出这头凶孽想要布置什么。

    他略一沉吟,仍旧打定主意进里面看看,便足不点地,往里飘入。

    这座大坑的底部幽暗清冷,深不可测,周遭似有灵气升腾,但以他的法力,最多只能看清十数丈范围。

    往下沉落时,不时有石块伴随掉落,久久之后才会传回响声。

    而且愈往下方落下,坑洞通道愈窄,直到一刻钟后,这才终于落到底部。

    这时,他见前方有三条通道,只有其中一条设置牌匾:

    “贵客临门,还请走中间道路”。

    韩乐念头一转,这牌匾应该是凶孽猜到日后有人前来抓捕,因此故意留下的。

    这头凶孽倒也算古怪,其他凶孽都十分害怕被封印回去,一路逃亡时恨不得清除所有痕迹,而它却不惧外人所知一样。

    他到时提起了几分兴趣,这头撼地神牛到底安排了什么布置,居然有这么大的口气。

    他微微一笑,真的往中间通道而去。

    然而才进入通道,一股灼热气息扑面而至,却又不同之前噬鹫身上散发的流光,明显更加暴烈干燥,心中不由自主升起一丝莫名其妙的烦躁。

    但随着体内秘法一转,他的意识又重新恢复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