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第四十四章 动作与各方

浮黎宫中。

    默默感悟着宇宙终结之力融入之后三宝如意的一番细微变化,清微良久之后方是缓缓睁开双眼,一个闪身后回到洞府。

    又一道重要材料归位之后,三宝如意显然不会毫无变化,其中大道衍生,神禁孕育等微妙变化也没什么遮掩的呈现在清微眼中。

    “生灭之力已得其一,倒是多亏了冥圣才免去了我寻找的功夫,虽然诸天之中每时每刻都有新的宇宙衍生,旧的宇宙终结,但想发现也需要不少时间。”

    “如今的进度已是比想象中的快了,倒也不急.......”

    “只是此前没感知错的话,在那处宇宙彻底陨灭刹那,似乎有谁的目光瞥过,冥圣吗?”

    清微沉吟片刻之后便也只能暂且放下,主要是也没能力去揣摩一位大能的心思。

    话分两头。

    自无常岭上撤走之后的黄泉、阎罗二人略显狼狈的回到了流洲地宫之后。

    “到底大意了,不过对方的势力看来不小,背后竟有天仙坐镇。”

    阎罗殿主调息良久后神色沉凝的看向黄泉殿主,眼神中透着几分阴冷和不甘。

    黄泉殿主沉默点头,显然也有些不好受,若非二人别有依仗,此前不死怕也会没了半条命。

    “这样才有意思,生死无常宗?嘿嘿,就是不知道背后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会把那样一件法宝赐下。”

    听了阎罗殿主的话,黄泉殿主沙哑着声音说道:“吾等躯体如今尚且难以承受更强的力量传递,还需洗练几年才能实打实的到地仙层次,那时才好放开手脚。”

    “如今的话,暂且就让那些小家伙们没事陪生死无常宗的人耍耍。”

    阎罗殿主点了点头刚要说话,便见大殿正中的一尊雕像开始散发起阵阵幽光。

    二人不敢迟疑,连忙起身上前躬身行礼静立。

    数息之后,便见雕像仿佛活了过来,化作一道模糊却透着别样威压的高大身影。

    “阎罗(黄泉)见过教主!”

    “你们两个看起来有点狼狈啊,发生什么了?”

    二人相视一眼,倒也干净利落的禀明一切,而这轮回教主闻言仅是一笑,却也没有过多苛责二人。

    “本座近日与故交叙旧,无暇分心,不过此事你们二人心意很好,但实力终究不足。”

    “这也是九幽、神洲大道阻隔太甚,吾等难以快速降临太多力量,并且还得有一番转化之故。”

    二人心中却不敢抱有侥幸,反而当即口中呼道:“教主慈悲,属下二人办事不力,理应受罚。”

    人影呵呵一笑:“放心,近年本座静悟道母经典,脾气已是好了很多了,略懂慈悲之意,说不责罚便不责罚。”

    “只是尔等终究实力不济,这轮回殿主一位还需尽快补上才是。”

    阎罗、黄泉二人闻言才算稍稍放松,随即按捺不住问道:“敢问教主,不知会是哪位统领过来?”

    他们的班子虽是草创,但因后备力量强大,只需要合适的载体和一些时间便可以成就气候。

    只不过轮回、阎罗、黄泉三殿之主地位非凡,还得需要这教主心腹才能担任,其中轮回殿主也算得上是轮回教实际上的领头人了。

    “万恶会亲自降临。”

    “什么?!竟是万恶大尊?”

    显然,这个答案出乎二人的预料,虽然这位存在据说只有初入传说水准,但精通诅咒等奇诡手段,于九幽的几层里也算凶名赫赫。

    “神洲多变,因上古之故与九幽阻隔一直未能彻底断绝,这也是机会,万恶既然有心,那便让他来走一遭。”

    “据说心魔那家伙的化身折在了神洲,万恶此次也是有心了解一番。”

    “准备好容器吧,传说层次的存在偷渡过来机会不易,若有差池,本座不计较,万恶怕是会忍不住找上你们本体了。”

    听着人影貌似玩笑的话,二人却是忍不住浑身一个激灵,当即便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若真出了差池导致万恶降临失败,祂那九幽本体怕是都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把自己二人给咒死。

    “属下二人保证让万恶大尊成功降临!”

    人影满意点头:“甚好!此举也是为你们二人着想,不说那生死无常宗。若遇到了另一种存在,你们很可能被看出跟脚后被随手除去的。”

    黄泉殿主神色一变,忍不住郑重问道:“教主所言是指.......”

    “因十洲汇聚,大道动荡,神洲天机虽时而混沌,但不久前我那故交还是洞见一缕不朽气机悄然遁入神洲。”

    阎罗殿主眼神顿变:“不朽气机?大能?不对,教主之意是先天神圣入神洲了?!”

    “聪明,不过没奖励!吾等本是死敌,碰到了的话,如何场景不必多说,总之,尽快让万恶过去吧。”

    “是,教主!”

    人影轻笑一声散去,留下两个神情比之最初还要苦涩几分的二人。

    “娘的......万恶这家伙不在九幽养尊处优怎么就想着过来了,也不怕和他那狗腿子心魔天主一般,化身被灭,丢了脸面。”

    黄泉殿主低沉着嗓音叫骂,却也还是忙不迭的吩咐下去准备容器、仪式,筹备迎接万恶降临。

    “罢了不管怎么说他来了便也能顶在前辈,先天神圣入神洲,这个消息可是很不友好。”

    阎罗殿主撇着嘴点头,比起那不知根底的先天神圣,还是万恶大尊相对“可爱”一点,毕竟有教主在,祂总不会一言不合杀了自己。

    先天神圣就不同了,真若碰到了,人家想来不介意弹指灭了两个蝼蚁,而且根本不会关心任何缘由。

    “妈的,如今距离道门那老儿所说期限还有两千多年呢,哪家的神人这么按捺不住就过来了。”

    二人骂骂咧咧的散去,却不知他们口中的神人如今正一脸惆怅的漫步东海之上。

    “道门昌盛,气象果然不同凡响,虽不及上古气势滔天,但却更显气运绵长,遍地开花,散布诸天,唉~”

    阴月神女双目之中神光敛去,忍不住悠悠一叹。

    得金乌太子“热心”相助,状态略做恢复的她也是磨蹭了许久才算悄然踏入神洲。

    而期间所见所闻也叫这位月神不胜感慨唏嘘。

    想着自己本应潜藏极深的念头被迅速、轻易的抹去,阴月神女看向元洲、乾元山、五岳洞天等地的目光不由得复杂万分。

    “如此轻易的就发现我的手段,莫不是神霄宫亲自出手?还是说雷神已经暗中回归部分力量躲在神洲?”

    “清微道人背后那清虚仙尊也跟脚怕也值得推敲,一个大能不会凭空出现的!”

    虽然很想找上门去,但阴月神女终究不是没有理智的疯子,只能压下心中苦水为金乌太子办事。

    目光阴沉的自手上神纹扫过,忽然其眉头便微微一皱,只见远处一道清冷月华洒下,从中走出一位高挑少女。

    “月灵见过上神。”

    阴月神女看向有着几分月神血脉的少女,神色略有缓和,但还是皱着眉头问道:“你便是扶桑在神洲的负责人?”

    “回上神,还有一位殒炎少君,不过想来月灵比之他应当更适合接待您。”

    阴月神女轻哼一声:“适不适合我说了算。”

    月灵少君闻言顺从的谦顺一笑:“月灵竟是犯了如此错误,这就叫殒炎过来服侍您。”

    “大可不必,且说说如今的神洲吧。”阴月神女冷声打断月灵,随口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