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第十一章 难胜

在汉中一边,张弘却是一件开始做战前动员了。

    他这边和张光的情况不一样。

    他手下的兵卒大多出自于雒阳,北营的精锐勇士,南营的能战之士,至于那些州郡兵,只能做做辅兵。

    粮草充足,兵员充足,张弘明白,现在已经是可以进攻的时候了。

    尤其是在他得到益州内乱,李流暴死的情况下。

    若不乘着这李雄内部混乱去进攻,过了这个时机,要想再次进攻的时候,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是故,张弘这次招来了校尉以上的所有领军将军。

    “四川盆地四周高山环列,路途崎岖,自古有天险之称。三国时的诸葛亮就有“益州险塞“之说。故此,人们历来把进出四川视为畏途。平时出人蜀地尚且如此,行军征战进入四川盆地更应是难上加难了?!事实上也不尽然。往前看,从境外攻入蜀地的行军征战行动不下数次,其中大多都取得了成功。可见天险是不足畏的,人谋可以涉天险。”

    晋代从境外攻入四川。获得占有全川的重大军事行动共有以下几次:

    1.周慎王五年(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遣大夫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等从石牛道伐蜀。冬十月,平蜀。

    2.东汉建武十一年初(公元35年),光武帝刘秀派兵由川北陆路和川东长江水路伐蜀,取成都,前蜀亡。

    3.三国时,蜀汉炎兴元年(公元263年)魏将钟会、邓艾自秦陇伐蜀。邓艾出奇兵自阴平险道取江油,逼成都,成汉亡。

    既然是要战前动员,肯定是要将他们的积极性给动员起来了。

    此番攻伐,即便是在蜀地内乱的情况下,肯定还是艰难重重的。

    只有将士气提上来了,这场仗才打得下去。

    “东汉时,光武帝刘秀尚且未统一天下,便水陆并进,收复益州。他能取得成功,我等自然也能成功!”

    西汉末,王莽称帝,天下大乱。公孙述乘机据有四川和汉中等地,于公元25年称帝,是为前蜀。东汉光武帝刘秀在统一了中原以后,实力大增,乃向西北、西南进军,统一全国。河西窦融不战而归汉。接着陇西隗嚣战败,陇南天水等地也归东汉控制。

    “得陇望蜀”,就要进入四川了。建武11年初(公元35年)东汉大将来歙等打败公孙述大将王元之军攻下陇南之河池、下辩(今成县,西和)等地,即将南下四川。公孙述十分恐慌,就派刺客把来歙刺死。加之陇南地区山高谷深,道路艰险、大军粮运十分困难。自此地南下四川的攻击受阻而停顿。同年春,东汉大将岑彭、吴汉等从湖北经长江水路攻蜀,先后攻奉节、重庆并围攻武阳郡。公孙述大惧,又派刺客杀死岑彭。吴汉继续统军攻取广都,与沿涪江而上攻取涪城的臧宫合围成都,公孙述战死,前蜀亡。

    从上略述可见,东汉初之中央政权由北方陇南和南方鄂西两地攻蜀历时二年。先是攻击陇南欲取川北,因此路线距成都最近,对公孙述威胁最大。但路途艰险,兵多则粮运闲难;兵省则易为蜀兵所歼。只好囤兵陇南作为佯攻,而以自湖北沿长江而上作为主攻方向。因水路可载大军,且便于粮运输。

    但长江三峡由下而上行舟多在春季枯水季节期为主,夏秋洪水期上溯几无可能。故历次大的军事行动都选在“次年春”。东汉中央政权在攻蜀时政治、经济、军事实力正是全盛之际。但在这次军事行动中,不仅连丧两员大将,且前后费时二年之久,蜀道之难,行军作战之不易由此可见!

    由长江水路自下游湖北仰攻上游四川极为艰难。但若自长江上游四川东下湖北则容易得多。因少受冬夏洪水、枯水之限制。后来西晋初年灭吴时反其道而用之。即用水军大船沿江而下,遂克吴都建业。故后人有诗云:“王睿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乃写实之作。

    是故...

    东汉光武帝刘秀的故事,虽然可以激励一些不懂得历史的人,却激励不了懂得这段历史的人。

    而且...

    现如今东面水路那边的张光,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所谓的水陆并进,现在直接成了笑话了。

    王敦若有所思,在一边说道:“我看我们也可以学学本朝的故事,佯攻剑阁,走阴平道!”

    三国时魏与蜀之战的大体形势是:魏军主力由钟会率领先取战略要地汉中之阳平关;蜀军主力由姜维率领避开魏将邓艾的拦截退守剑阁道;钟会所率大军被阻于剑阁,寸步难进;马阁道早已废弃,不利大军行进,钟会乃令副将田章率小股魏军经马阁道而进。

    魏将邓艾见大军被蜀军主力阻拦剑阁,乃采用兵法上“避实就虚“,“出敌不意”的战法率少部魏军从陇南而下“行无人之地七百里“,“经阴平景谷道“与田章率小股魏军会于“汉德阳亭”,然后“先登至江邮”。

    因蜀汉守将不战而降,邓艾得以进入四川盆地经涪,雒攻成都。蜀后主降,蜀亡。

    王敦能想到的这一点,张弘自然也是想到了。

    “李雄不可能不在阴平道上防备的。”

    阴平道上,现如今已经有了关卡,只要李雄派些人上去防守,就不可能做到奇袭的目的。

    与之攻伐剑阁,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当然...

    还是有区别的,这最大的区别,就是走阴平道,辎重带不了太多,攻城器具更是带不了。

    听到完张弘的话,王敦也是沉默了。

    钟会邓艾能够成功,还是因为成都方面在阴平道上没有防备。

    “只是东面大军无法与我等助力,北面大军虽然兵多将广,但李雄手下的兵卒亦是不少,而且还有剑阁这种地利优势,若是我等硬闯的话,即便是益州内乱,但李雄只需要将三千精锐士卒放在剑阁,便可以让我们十万大军不得寸进。”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便是难胜了。

    “以末将来看,不如等到来年开春,与东面大军两面合围。”

    从东面进攻,肯定是要选择在春天的。

    因为这是下游攻上游,夏秋的话是汛期,不利于作战,冬天枯水期,加之天气酷寒,行军作战的成本倍增,如果要从东面进攻,春天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

    张弘心中却是有其他的考量。

    实在是...

    时不我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