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第一千八百八百章 盛世的开启,也是大时代的来临……

太武六年,元月。

    渝都城郊外。

    天有些冷。

    这时候还是寒意冲天,天地还没有开始回春,依旧处于严寒的冬天,天上虽不见雪花飘落,但是冷风却飕飕而刮过,让人不自主的裹紧了衣袍。

    “孔明,大冬天了,你是吃饱了撑着,让朕不得安生是不是!”牧景骑着马,吹着风,神情之间有些忧郁。

    岁末休沐的假期才刚刚过去不久,刚刚开始点卯。

    连新岁第一朝都没有上。

    就被胡昭拉出来吹风了,美曰其名,视察民生。

    大明朝廷和前朝汉室最不同的是,上朝的制度完全变了,朝廷的文武大臣向来是各司其职,不会有事没事就上朝,而对于济济一堂的上朝制度却改变了许多。

    大明宫除了昭明阁会议的廷推廷议之外,已经很少能看到上百甚至数百朝廷官吏齐聚一堂的场景了,很多时候都是单独想牧景禀报。

    再说了,牧景也不需要他们跪在地面上,对于自己高呼万岁。

    这种形式,在别人看来是威严。

    在牧景看来反而成为了有些没办法把历史推动前进的阻碍。

    而且牧景也怕,自己的被叫的太高了,跳不下来,他的思想要是被同化了,那么他来到这个时代的意义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用了。

    即使大明朝廷能维持三百年,五百年,都改变不了历史。

    事实上,牧景以自己的一己之力,他改变不了很多东西的,时代终究是所有人的时代。

    但是却要学会去改变一些东西,一点一滴的改变。

    因为他要改变了是这个时代的落后,还有思想教育的落后,你不去做,永远都不会去改变,你做了,起码你有这样的机会去改变。

    不过上朝还是保留下来一定的制度的。

    比如正旦朝。

    正旦之日,还是会在大明宫的八层楼,昭明阁,召大明京官,齐聚一堂,不过不是站着的,是如同现代会议,大家都坐在那里开一个座谈会一样的。

    这正旦朝都没有上,牧景反而被胡昭拉出来聊天了,还不是在暖和的大明宫,反而在郊外。

    “陛下!”

    胡昭笑着说道:“咱们在大明宫的巅峰,俯视这渝都城太久了,也该下来走走了,不看看百姓的生活,如何能让咱们的新政推动的更加好啊!”

    “孔明啊,这话你说的有些别扭,你可是朕新政的拦路虎,所以你就别和朕兜圈子了,说吧!”

    牧景跳下马,把马绳索交给了亲卫,然后看着胡昭说道:“你这避开整个大明宫的官吏,想要和朕聊一些啥,朕洗耳恭听!”

    就胡昭那小心思,他还能不知道啊。

    “陛下明察秋毫,为臣佩服,今日为臣请陛下来郊外视察的确是临时起意,主要是想要和陛下商量两件事情,但是又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胡昭也没有转弯抹角,他也把马绳索交给了长随,然后慢下来牧景半个脚步,同一方向跟了上去了,他低沉的说道:“第一件事情,我听闻陛下前些时日又召见的前朝魏王,不知道陛下准备如何处置魏王他们,毕竟是前朝诸侯王,一个个在天下的影响力颇为可怕,若是放了,恐怕会再一次引起战争!”

    蛇无头而不行。

    但是有了头,必然会有了方向,本来这些人都开始准备臣服大明了,但是如果一旦曹操刘备这些野心勃勃的人,被放出去了,恐怕他们又会诞生一些希望了。

    大明朝廷上下,都不会允许牧景表示大度把他们给放了。

    “朕不想杀他们!”

    牧景也知道这事情早晚引起躁动,他很坦然的说道。

    “从陛下没有在战场杀他们,把他们带回来,臣已经有所感了,不过臣还是很意外,陛下当真有信心能收复他们吗?”

    胡昭皱眉。

    他觉得牧景信心太大了,大到没有边。

    “没有!”

    牧景闻言,却摇摇头,然后笑着说道:“曹孟德何许人也,他宁可一死,也不会臣服我大明的,即使他愿意臣服,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屈服,总就有一天,会反的,这种人,朕不敢收复,也没有这等魄力去收复!”

    “陛下明知道这个道理……”

    昭看着牧景,他想不透牧景的心思。

    “朕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收复他们为自己所用,只是他们还有他们的用途,朕不想杀他们!”

    牧景摇摇头。

    “陛下又不放,又不杀,到底所谓何也?”胡昭皱着眉头,有些看不懂牧景的心思。

    “以后你就知道朕要用他们干嘛了!”

    牧景摆摆手,道:“朕不会让大明好不容易得到的统一,不会允许再出现一丝丝的波澜的,所以你放心,朕不会意气用事,留着他们,对于朕而言,是最明智的选择!”

    “臣,相信陛下的选择!”

    胡昭还是信任的牧景的。

    只是这事情,他并不知道牧景的心思如何,虽然有所猜测,可也不敢肯定,而且他发现现在牧景越来越像一个皇帝了。

    “说第二件事情吧!”牧景走在河边,小河流是直接汇入嘉陵江的,周围都是山丘,这山城渝都也没叫错啊。

    不过如今渝都城倒是在不断的扩大居住区域,早已经不局限在城内了,城外新建立村落不计其数,周围也存在不少。

    倒是有些人声沸腾的感觉。

    这也让他这个皇帝有不少的的成就感啊。

    “储君!”

    胡昭很坦然的说道:“陛下,这已经是你无法避开的一个事情了,天下归一,总归是需要有东宫太子为天下储君之人选,若无储君,天下难安!”

    “朕无子,你是知道的!”

    牧景道:“但是朕如今也还算是年轻,你也是知道的!”

    他的目光有些冷然,看着胡昭:“储君,储君,你们一天天的念叨这储君,是认为朕会死的早吗?”

    “臣绝无此念!”

    “行了,你想什么朕知道,朕也知道,避不开这问题了,你就告诉朕,你们想要朕怎么样?”

    “选秀!”

    “朕没这个意思!”

    “陛下,此乃关乎天下太平之重要,不可疏忽!”

    “朕不是想要疏忽,而是朕知道这行不通的,而这时候选秀,给天下带来的是人心动荡,这时候南方北方都人心动荡,朕可不敢弄出点什么事情来,影响了民心!”

    牧景这大义抓得好。

    天下看似太平,事实上还在动乱之中,不管是南方北方,都并没有真正稳定下来,这时候如果牧景选秀,会给人一种贪图享乐的昏君感觉。

    不得人心。

    不可治天下。

    “那陛下总要给臣一个承诺,给大明朝廷一个承诺,亦给天下百姓一个承诺!”胡昭退而求次。

    “十年!”

    牧景想了想,他也知道避不开这个问题,总要给他们一些定心丸吃一吃,道:“十年之后,朕亦为壮年,若再无后,这必给你们一个合格的储君!”

    “陛下……”

    胡昭闻言,顿时面色变了变,拱手行礼,然后道:“臣并非想要逼迫陛下立一个储君,而是希望陛下能选秀,诞下子嗣,能让大明后继有人!”

    “一个意思的!”

    牧景笑了笑:“你我都清楚,站在我们的位置,不是为了自己而活,我们都肩负了太多人的希望,也肩负了太多人的想法了!”

    他们主持朝廷,主持天下中枢权力,但是朝廷也裹着他们,这是相辅相成,权力和责任,永远都是分不开的。

    有时候,还真不能任性。

    “陛下既明白,何必执着!”胡昭叹气。

    牧景的聪慧,天下少有,可牧景的主见,那也是天下少有,这让他这大明首相特别的难做啊,他既要不能让牧景反感,还要对文武大臣有一个交代。

    “总有些时候,有一些事情,朕不能让天下人把朕当成皇帝,而是自己得把自己当成皇帝,朕既为皇帝,当独断独行,当不成明君,起码你们给我一个能以昏君青史留名的机会啊!”

    牧景自嘲的说道。

    “陛下,臣冒犯了,愿意受到责罚!”

    胡昭浑身一寒,连忙说道。

    “朕说了,你我心思都一样的,你没错!”牧景咧嘴一笑,他是事实上并没有怪胡昭,胡昭能忍住,到现在才说,已经是极限了。

    “为大明朝廷,你是竭尽了心思,朕也是认可的,只是解决的办法,不仅仅是只有你们想的那样,再说了,朕也不想为难自己!”

    牧景继续说道:“所以你们也不必逼迫朕,朕许你们十年,自然会遵守承诺,只要十年之内,朕不死,十年之后,必有储君!”

    只是这个储君,是不是自己的亲儿子,他不敢说,再说了,即使有亲儿子,难道他就要重复封建王朝的传承制度吗。

    他执掌的朝廷,每天都在变,十年之后会有什么变化,谁又能说得准。

    他要改变的是时代。

    同样,他要变革的也是一个思想,他想要改变大多人的思想,也想要改变这封建王朝带来的思想。

    当然,这种想法,他是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

    牧景的两个答案,事实上胡昭都不太满意,只是他终究是臣,如今已经做了出位了一些,如果继续逼迫,那就有逼宫的嫌疑了。

    这臣权虽抵制皇权。

    可是以如今大明朝廷天子牧景的权柄,还真不是臣权能压制的,牧景即使不去弄什么一言堂,也也不至于被逼宫的地步。

    所以他很无奈,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听着这话了。

    …………………………………………

    数日之后,正旦朝。

    昭明阁。

    阁老大臣,各部尚书,侍郎,还有从各地赶回来,参加会议的各州总督。

    如今天下制度已经从前朝改变过来了,即使还有一些地方没有落实,也已经准备改变了,以州总督府为地方最大行政司衙,州下面就是县了。

    南方已经率先的完成了制度的变化,江东在这小半年的时间之内,也推动到了很快,其中最主要你的是孙权的配合,还有张昭给予了一定的支持。

    江东不说已经从孙家王朝的影响过去了,但是起码现在已经开始接受大明朝廷中枢正统治理天下的一个认可了。

    中原,北境,也开始推动州制度的变化。

    这称之为即将席卷天下的大明新政的一个开始。

    因此今日笼统一下计算,起码有三百余大明官吏,参加的正旦开朝,被誉为大明新一岁的开启推动的仪式感。

    会议进行的很紧张。

    前后进行了超过五六个议题的讨论。

    牧景为了保持朝廷的活路,他对一言堂还是有些排斥的,所以他往往都是在做一些抛砖引玉的事情,让各人各抒己见。

    他喜欢看到的就是一个为了各自意向而坚持的官吏。

    …………………………

    傍晚,会议结束了,牧景拖着有些疲劳的身体,返回九层楼,可这时候还没有结束。

    很多的官吏,包括阁臣,都递上求见帖了。

    毕竟刚才会议很多关于新政的东西,他们都未能理解,所以他们希望能再见一下牧景,重新沟通一下,针对新政的发展而沟通。

    牧景直接避而不见,这时候他需要让人冷静一下。

    不过还有些人是避不开的。

    “陛下!”

    蒯良站在牧景面前,有些拘谨。

    “蒯相,不用拘束!”牧景笑了笑:“会议上,你没做错,虽然出发点是有些私心,但是事实上你能把重点抓住,新政的推行,的确需要时间来缓和!”

    “臣有罪!”

    蒯良躬身行礼,道:“臣总归是不能免俗!”

    “人都有自己的立场,都有自己在意的东西,朕还是能理解的,不过蒯相,有时候站队不仅仅代表你是战哪一方,更多的时候,你是选择站在过去,还是未来!”

    牧景笑着提示他:“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未来才是我们向往,如果你们依旧留在过去,早晚也会被淘汰,这是免不了的事情!”

    “臣铭记陛下的教诲!”

    蒯良点头。

    “去吧!”

    牧景没有多说:“天下人都说朕讨厌世家门阀,事实上并非如此,存在就是合理,你们能稳定地方,这朕还是很欢喜的,朕所针对的并非是世家门阀,是鱼肉百姓的世家门阀,天下未必公平,朕只是想要给予一些人公平而已!”

    他的话有些玄奥,但是蒯良听得懂了。

    “臣告退!”

    蒯良深呼吸一口气,他知道牧景还能和他说这些,算是对他的器重了,若是再有下一次,荆襄世家继续挡在新政推动的道路上,那么他也救不了任何人.

    …………………………

    光阴流转。

    二月二,龙抬头来了。

    随着开春的日子到来,大明的新政开始推动的更快一些了,各地显露出来不少的新政推动先锋军,他们针对大明新政的理解,也还算是能让人接受。

    不过新政还是有些问题的。

    特别是针对北方。

    因为新政的推广,已经让中原,河北,引发了两三次零零碎碎的揭竿起义了,不过很快就被强大的大明将士给压下去了。

    这牧景也能理解。

    新政牵涉农业,民生,商业,教育,……等等,各方各面的制度问题,新的制度出现,必然代表旧有的制度会消失。

    而这也会牵涉一个利益的问题。

    旧制度的受益人,这时候必然会针对新制度而发生的冲突,一旦牵涉利益,那就必须是需要一个接受的时间。

    牧景也在考虑用更加柔和的手段,让新政取代一些旧朝制度。

    不过改朝换代就是最好的机会。

    所以他必须要趁着这时候,在汉室和明朝廷主宰天下的变幻之中,完成一些新政的框架结构,让新的制度能以明朝廷掌控天下,而完成替换,这样反对的人会少一些。

    ……………………………………

    从二月开始,已经是开春了,天气开始不断的回暖,而且两个月也在一转眼的时间过去了,春天仿佛走的很快,很快进入了太武六年的四月。

    牧景在皇帝的这个职业之中,忙碌却又舒服的享受着的,他现在是越来越有皇帝的风范,但是也变得越来越忙碌。

    以前大明朝廷只是只是治一个西南,他还算是能接受一二。

    可如今是治天下。

    天下之大,百姓之多,政务之多,那是很难想象的,每一个能放在他面前的奏本,那都是最少牵涉一个州百姓的奏本,他必须要非常的小心翼翼。

    因为他知道,上行下效,如果他都变得马虎,下面的人也会变得十分的马虎,到时候将会引起一阵阵的连锁反应。

    他未必要绝对勤奋,但是必须要绝对的谨慎。

    改朝换代的天下,人心变得的也很快,对于接受大明朝廷治理天下,百姓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毕竟这么多年的乱战,也让他们变得有些麻木了。

    不接受,不拒绝的一个态度,对于大明朝廷来说,事实上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而随着大明新政地方制度的推动,州县制度已经组建的取代昔日的郡县制度了。

    而且州总督看似如同当年郡守一般的权力,可大明的制度之中,还有一点早就已经完成落实的,那就是军民分家。

    军方是不受到州总督管理的。

    也就是说地方不掌控军队,这是最能避免懂不懂就是地方造反的最好布置。

    太武六年的五月。

    平静很快被打破了,当很多人以为明朝廷只是在收拾前朝的江山的时候,他们很快就发现,牧景的野心,绝对比他们想想之中,还要可怕。

    这一个月,牧景以皇帝的身份宣布,大明如今有天下四十八州,将会进行大明第一次户籍和人口普查。

    这一个诏令下去,开始引发很多地方明里暗里的反对。

    人口户籍的普查,牵涉的是无数的世家门阀,地方豪族的底线,在他们看来,控制一个地方的根本就是人口,如果一旦人口普查给查出问题,这回让很多世家门阀都会一夜之间被大明将士的铁骑给踏破。

    政策下去了,很快就有回应。

    地方蠢蠢欲动。

    不过牧景敢做,他就预算好了结果,这一次他很强势,不仅仅成立的户籍调查小组,还让昭明阁的秦颂阁臣亲自担当助长。

    另外他还调动了一个军的兵力协助调查。

    这是告诉所有人,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政策就是政策,政策下来了,那就要做到底,想反抗可以,能不能打的过大明朝廷的军队,你们可以试试。

    大明朝廷征服天下,打了无数次战役的精锐百战老兵的战斗力,那是能让无数人都害怕的。

    所以普查户籍其实倒不是牧景的心血来潮。

    一开始他就有这样的心思,他必须要清楚的知道一些,大明到底有多少人口,如今的天下,被战争所覆盖了这么多年,还剩下多少的生产力。

    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

    当然,牧景虽然一心把心思放在针对行政上来,但是针对军方,他也盯的很紧的,对于他而言,掌控好军队,才能保证朝廷的稳定。

    军队的稳定,也是天下太平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历经数次大战血战,大明军队伤亡很大的,所以从去年到今年,如今正在休整和变革之中。

    一统天下,并非可以马放南山了。

    针对军队,牧景也开始绞尽脑汁,最重要倒不是编制上的问题,而是针对军方的一些制度完善,他才认为是最重要的。

    即使你能保住军队一时,保不住一世的战斗力,唯有严谨的制度,再有上行下效,让大明的将士们更加有归属感。

    ………………………………

    太武六年,八月,这是中原大统一之后,大明朝廷第一次开始去调动自己的军队。

    不是对内。

    而是对外。

    对于大明朝廷来说,目前内部即使还有一些问题,大原则上,已经是平定了,天下归一,敢于和大明朝廷作对的,如今都是阶下囚。

    但是对于天下而言,还是有敌人的,游牧民族的凶悍,一直都在震慑中原,特别是趁着中原内战,他们跨过界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之前是没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我收拾他们。

    但是如今,天下已经一统,大明的军队为了保持战斗力,想要继续上战场,唯有和游牧民族交战了,不过牧景这一次目标不是鲜卑,而是匈奴。

    鲜卑部落是目前最强大的。

    不是说不能打。

    但是打了得不偿失。

    牧景的目标,是放在已经开始没落的南匈奴,南匈奴在中原内战的这些年,也不安生,针对河套之地,数次出兵骚扰,掠夺关中百姓。

    所以牧景是拿他们试刀的。

    明军调动大概十五万主力,五万骑兵主力,八万步卒主力,加上两万火炮军火枪军,直逼匈奴部落,匈奴派遣人来求和,但是牧景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不破贺兰誓不换。

    他休养生息才养出来的这一口气,就是为了匈奴给解决,想要解决,那就首先要把他们给击败了,这一点很重要的。

    匈奴征战,大概打了两个多月,匈奴部落就已经扛不住了,明军凭借着一个营的火炮军,还有八千火枪兵,创造了一个可怕的历史,全歼了匈奴部落最精锐的左王部下的三万骑兵。

    这仿佛一口气打断了匈奴的脊梁骨。

    而匈奴部落节节败退。

    明军长驱直入。

    直逼匈奴王庭。

    最后,匈奴单于真的撑不住了,他不断的派人前来和解。

    牧景拒绝一次,两次,三次,最后却出面答应了。

    其实他也没想过能一口气吃掉匈奴。

    针对大明朝廷周边游牧部落的布置,他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时间,慢慢去改变,慢慢去吃掉。

    大概太武六年的十月,明军从草原撤兵返回。

    天下仿佛又恢复了一阵子的天平。

    ……………………

    太武六年,十一月。

    寒冬凛然。

    白雪皑皑的渝都城,仿佛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肉眼可见,这界面上,周围村落,都多了不少人影,这一座都城的人口,每天都在不断的上涨。

    如今这是天下最繁荣热闹,人口最多的城池。

    大明宫,九层楼。

    牧景正在和戏志才分析战局。

    “这一战不打下去,有些可惜了!”

    戏志才叹息。

    “你知道,打不下去的!”牧景摇摇头:“拿着人命堆起来的胜利,那是可耻的,入冬之后,继续打下去,吃亏的就是我们,所以这时候收手是最好的!”

    “只是这样影响不好,我怕给鲜卑他们看到了,他们会有恃无恐!”

    “我就是要他们有恃无恐!”

    ,牧景眯眼:“不让他们挑衅,朕如何找足够的理由,屠了的弹汗山啊!”

    “陛下的意思!”

    “鲜卑早晚要打的,不是明年,就是后年!”牧景道。

    “太急了吧!”

    “当练兵!”牧景笑着说道:“如今我们大明的兵力之雄厚,放眼历朝历代,都少有的,保持战斗力,必须要上战场,而且朝廷也需要拿下草原!”

    “草原,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那可是宝地!”牧景没有多解析,不过针对游牧民族,该打的还是要打。

    “那匈奴呢?”

    “先拖一拖!”牧景道:“战争打完了,接下来,就是文化入侵,然后就是粮食战,然后再掀起来一场人心归属的战役,朕要把匈奴变成我大明的一份子,不是那种听调不听宣的臣服,而是彻底的臣服!”

    “那有些难度!”

    “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慢慢来,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能做得到的,只要这样,我们才能让后世子孙不需要天天防着他们!”

    “那我亲自走一趟的贺兰山!”戏志才想了想,说道:“先给他们做点工作,然后看看情况!”

    “可以!”

    牧景点头,这件事情戏志才去最合适。

    …………………………………………

    太武七年在一场悄无声息的小雪花之中到来。

    这一年,大明朝廷越发的强势起来的。

    一月份匈奴单于和大明朝廷签订的臣服协议,匈奴部落从此臣服大明朝廷,允许大明驻扎兵卒于匈奴部落,然后允许开互市,也允许大明人进入匈奴部落……

    三月,牧景通传天下,要视察天下各州。

    他从南下交州开始,然后进入江东,从江东北上,沿着齐鲁,进入幽燕,转一圈,又去了河套之地。

    这一路上,牧景遭遇十二次刺杀。

    这也说明了,天下看似安定,事实上不安定的元素还是有不少的。

    因为牧景遭遇的刺杀,让大明文武大臣愤然,他们甚至纷纷上奏,要把曹操刘备这些人拖出去斩了。

    不过最后都被牧景给压下去了。

    总体来说,太武七年还是过得不错的,天下没有太多的战争,所有的战斗都是不见血的政策之争,同时大明朝廷的归属心越来越大了。

    随着太武七年的过去,太武八年到来。

    太武八年,牧景招来昭明会议,宣布大明朝廷即将在未来三年之内,完成针对长安城的迁都,都城将会建立在长安城。

    长安城一下子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了。

    太武八年的六月。

    牧景突如其来的下令,宣布的流放前朝魏王曹操于海外,流放前朝燕王刘备于海外,流放前朝吴王孙策与海外。

    这非常突然的诏令让天下人都有些怀疑。

    “海外,那是什么地方?”

    对于一些内陆地方来说,他们连海外在哪里都摸不清楚。

    “陛下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来流放他们啊?”

    “流放海外,安全吗?”

    大明官吏但是比较在意,流放这种罪刑,能不能压得住这些前朝诸侯的心思。

    …………………………………………

    交州,海边。

    “孟德兄,朕来送送你!”牧景变得越来越成熟了,他双手背负,一袭白衣,站在码头上,看着即将登船而上的曹操。

    他不仅仅释放的曹操,也释放了不少曹魏的文武大臣,给予他们选择的机会,愿意和曹操一起走的,可以一起离开,留下的就是大明子民。

    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留下。

    曹孟德魅力还是有些的。

    许多名臣武将,即使被关了好几年,对他依旧忠心不二,愿意陪他流放。

    “这船,很贵吧?”

    曹操两柄头发已经花白了,关起来的这些年,他沉淀了不少,有一丝丝铅华洗尽的洒脱,他看着眼前这楼船,目光有些疑惑。

    “大明第三代大型作战楼船,采取了以目前大明最先进的钢铁结构混合木材的方法修建起来,虽然只是五牙大楼船,但是是双五牙,是目前承载力超过八千的最大型作战力的楼船!”

    牧景介绍说道:“至于造价,是挺贵的,以我们朝廷目前的税收来说,撑不住几辆!”

    “这么好的东西,你敢给我!”

    “为什么不敢?”牧景反问。

    “你不怕我杀出去再杀回来吗?”牧景问出来的这个问题。

    “不怕!”

    牧景道:“你要是能杀回来,我倒是恭喜你了!”

    他想了想,让旁边的亲卫把一件东西拿上来,对着曹操说道:“今日刘备,孙伯符,都会登船离开中原,刘备的目标是往西,他只要有运气,不死在大海上,他会找到他的归属地的,至于孙伯符,他喜欢折腾,我送让人给他的是去地中海的地图,看他能不能杀出来一个新的天下,你也是去欧洲,这是我送给你的,好好运用,或许你走一圈了,还真能走回来!”

    他送给曹操的是一个地球仪。

    他给刘备,孙伯符都送来一个。

    送他们离开,不是为了让自己心好过一些,而是为了让这炎黄子孙避免一些未来的伤害。

    如果曹操,刘备,孙策他们能杀出一个煌煌天下来,那么这天下,就是属于炎黄子孙的,从现在开始布局,未来他相信,会有收获的。

    即使他们都死在海上了,那只能说他们的命该如此。

    “走一圈吗?”

    曹操看了一眼,他看得懂,这应该是舆图,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把舆图放在一个球上面,他其实不懂的东西,是越来越多了。

    “时间不早了,早点上路吧!”

    牧景看着曹操,道:“此一别,此生或许就没机会再见了。”

    “我走,但是我有一点点信心,我都会杀回来了,即使我不能做到,我也会让我的子子孙孙有一摊杀回来了,我中原曹氏,总有一天会返回神州,到时候,你莫要后悔!”

    曹操留下的一句霸气的话,然后登船了。

    “希望你们真能回来!”

    牧景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如果曹操未来真能回来,起码代表,他在欧洲,已经有了一定的立足,有了足够底气。

    这对他来说,是好事。

    “陛下,科技院传来消息,蒸汽机研究出来了,希望你能回去,一起启动!”

    这时候一个亲卫低声的说道。

    “消息当真!”

    “真!”

    “那就要回去了。”

    而这时候,码头的战船正在的缓缓的启动之中,扬帆而起,正想着远处的星辰大海而去的,牧景看的有一些入迷喃喃的的说道:“旧的时代结束了!”

    他们的离开,代表一个旧时代的结束。

    “新的时代要来临了,这将会是一个让全世界都进步的大时代!”牧景又响起了亲卫的消息,心中激愤的说道。

    而当蒸汽机有希望研究成功,那也将会代表工业时代将会提前将领,人类文明的进步,也将会非常大的跨越过一个台阶。

    随后,牧景上马,在亲卫的保护之下,如同一阵风的踏上了一个新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