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1326.森林与城市交界处的,海洋队成员

原本在听到阿勃梭鲁的目的地是卡那兹市和橙华森林的交界处时,凶介的第一反应便是会不会正好就是他和懒人獭,和过动猿相遇的地方,可实际在阿勃梭鲁到达目的地后,凶介才知道并不是。

    卡那兹市很大,橙华森林也很大,两者接触的区域同样很大。

    绝大多数区域,都基本见不到行人。

    反倒是像之前凶介所在的地方的大量人聚集的情况,是几乎不会出现的。

    不过,现在在凶介和阿勃梭鲁面前的,却并非橙华森林随处可见的宝可梦,反倒是极为稀少的,人。

    他们数量不多,也不少,共六人,穿着统一的蓝色服装,明明都到了陆地上,甚至森林中,还是那一看就是海盗风格的衣服。

    当然,他们的“海盗头巾”上的图案,却并非是常规的骷髅头,而是一个凶介并不认识的符号。

    总之,凶介先拿出手机,对着那头巾拍下一张高清大图。

    虽然凶介并不认识这个图案符号,可这并不影响他猜测这一群人的身份。

    他记得,在丰缘地区有两大原本目标是保护环境后来变成邪恶组织的势力。

    其中一个,就是以蓝色为主调。

    海洋队。

    凶介收起手机,看向身旁带到此地后就跃跃欲试的阿勃梭鲁,轻声问道:“他们就是你的目标吗?”

    阿勃梭鲁点点头,就要冲出隐藏他们身形的灌木。

    身体基本恢复的它可和之前完全不同。

    它并非感觉到“灾难”而来到这里,它,就要为这群人带来“灾难”!

    可就在它要冲出去的瞬间,它被凶介给拦住了。

    凶介一只手捂住了它的嘴。

    “嗯嗯嗯?”阿勃梭鲁口中发出不明呜呜声。

    凶介竖起另一只手食指放在嘴前“嘘”了一声,靠近阿勃梭鲁脑袋低声道:“别这么着急。”

    阿勃梭鲁还在反抗。

    这点人,它直接过去就灭了!

    可让它心惊的是,尽管它因为这人类帮它治疗的原因有所保留力气,但还是没有挣脱这人类的钳制。

    就这样,阿勃梭鲁被凶介无声无息地向后拖到离海洋队较远的位置,退回到橙华森林里。

    确定那些海洋队成员无法听到他们的声音后,凶介才把阿勃梭鲁放开。

    结果刚一松手,阿勃梭鲁就又要出击。

    之后毫不意外又被凶介拦住了。

    阿勃梭鲁内心现在有些淡淡的怒气了,回头看向凶介,却听到他说:“不急。你确定你的目标就是那些海洋队成员吗?”

    阿勃梭鲁歪头疑惑。

    海洋队是什么?

    “就是那群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凶介看出阿勃梭鲁的困惑,虽然有些奇怪它都以海洋队为目标了还不知道对方身份,但还是解释道。

    阿勃梭鲁想了想,点头。

    它的“能力”告诉它,目标就是这一群人!

    “那你的目的,是将他们打败,送到警局吗?”凶介又问。

    阿勃梭鲁认真思索,点点头,又摇头:“阿勃梭......”

    它是要把他们击败,但不一定送到警局。

    凶介继续问:“那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阿勃梭鲁“哼”了一声,偏过头没有理会凶介。

    凶介没有在意,而是继续说道:“你做的事,很可能都是没意义的。”

    这句话明显是触碰到了阿勃梭鲁的“底线”,它转过身,拉开和凶介的距离,微微低伏身子,愤怒眼眸望着凶介。

    “这种打败几个组织成员的行为,对海洋队这样一个大型的,”凶介停顿了一下,确定再用“环境保护组织”来形容其已经不恰当,“黑暗组织,根本无关痛痒。这样的小角色,他们要多少有多少。更何况,只是击败的话,他们甚至只需要一定时间休息,就能够恢复。甚至于,你自认为破坏了他们的一次行动,但其实他们还有其他后手准备,做的更是无用功。”

    凶介的话给阿勃梭鲁造成极大冲击,身体站直,可目光中却变得迷茫。

    凶介没有再说,静静站在一旁,**阿勃梭鲁“醒来”。

    阿勃梭鲁并没有让凶介**太久。

    就在某个瞬间,它突然抬起头,望着凶介:“阿勃梭......”

    那应该打败他们再交给警局?

    凶介微微一笑,摇摇头:“不。应该是先确认对方的目的,然后......破坏他们的计划。当然,在很多时候,打败后交给警局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现在,我们明显有更好的选择。”

    “走吧。”凶介向前走去,对阿勃梭鲁招招手,“现在,该去搞清楚对方来这里的原因了。”

    阿勃梭鲁望着凶介帅气潇洒的背影,没有跟上。

    因为,凶介走的并非是来时的方向。

    ......

    跳过尴尬的迷路过程,凶介和阿勃梭鲁再次回到了之前躲藏的灌木之中。

    和之前不同的是,凶介身旁的阿勃梭鲁这次一点都不着急了。

    海洋队成员并没有改变,仍然是之前的几人。

    并没有太多交流,他们只是不断地在周围扫描检查。

    当然,在他们那并非特别专注的状态下,并不能够发现刺客大师凶介和阿勃梭鲁。

    毕竟,谁一直呆在一个地方,耐心都会迅速被磨灭的。

    凶介和阿勃梭鲁却不一样。

    他们都有着不同寻常的耐心。

    从下午,一直等到傍晚。

    凶介看着从灌木缝隙中漏下的阳光,从明亮的金黄,变为了有些暗淡的深黄色。

    他低声附在阿勃梭鲁身上浅笑道:“果然,这些黑暗组织都喜欢在夜晚进行行动啊。”

    阿勃梭鲁给了凶介一个白眼,没有回答。

    然而,打脸来得有点快。

    海洋队的成员其中一人突然拿出了在轻微震动的通讯器,似乎是收到什么指令,立刻让周围其他的海洋队成员在他身边集结。

    “看来,他就是这个小队里的对长。”凶介小声对阿勃梭鲁说道,“等会就以他为优先目标。”

    阿勃梭鲁目光早已锁定这个人,缓缓点头。

    凶介又是一声笑:“一下午的**,总算要揭晓最后的结果了。”

    “嘟嘟嘟,嘟嘟嘟......”

    空中传来像是发动机故障的声音。

    海洋队的成员也有了行动。

    而看不清外面的情况的凶介,左手放在阿勃梭鲁后背柔顺毛发上,左手,则摸向腰间的第一颗精灵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