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
类似开关灯效果,定制自己喜欢的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标题颜色。
配合背景颜色调整到你喜欢的字体颜色。

第0671章 我爱你,至死不渝!(完结)

第0671章 我爱你,至死不渝!(完结)

    “江馨瑶!”出于礼貌,江馨瑶伸出自己纤细的素手,与山本凉子轻握了一下。

    “这个是你女儿吗,好卡哇伊!”山本凉子望向了杨无心,她那粉雕玉琢的小脸蛋,白嫩的都能滴出水来了,特别的灵动可人。

    杨无心有些腼腆,她扑在妈妈江馨瑶怀里,偷偷看着陌生的山本凉子。

    “你们继续聊,我先带无心回去了,不打扰你们单独相处!”江馨瑶眼眸冷淡,抱着女儿就转身离去,杨毅天急忙上前拦住了她。

    “老婆,晚上你和女儿两个人不太安全,我送你回去吧!”杨毅天语气郑重。

    “不用,别为了我,而忽略了你那个女性朋友!”江馨瑶唇语微冷,女性朋友那几个字,口吻咬的有些重。

    “我跟她没什么,只是普通朋友!”杨毅天毫不讳忌,当着山本凉子的面,亲口说了出来。

    后方,听到杨毅天冷漠的话,山本凉子如同打翻了五味杂陈,心里没由来的一痛,红唇露出了一抹很苦涩的笑容。

    江馨瑶睫毛轻颤,同样身为一个女人,她感受到了山本凉子的凄婉,不由暗骂杨毅天到处留情沾花捻草。

    “凉子,至于你们家族,让你和亲嫁给瀛国皇族次子的事情,我到时候会以黑暗世界天神的身份出面,终止掉这份联婚,相信你们山本家会卖我个面子,就当做你带给我消息的回报,晚点我会让人过来接你,在龙国待几天你就回去吧!”杨毅天回头,肃穆对山本凉子说道。

    “是吗,那谢谢你,可我不需要,特别是你杨毅天的可怜!”杨毅天把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山本凉子心痛的在滴血,咬着牙头含泪走了,消失在夜幕中。

    杨毅天叹了口气,不过并没有去追,留在江馨瑶的身边,挤出个牵强的笑容,问道:“老婆,你大晚上带女儿来这里,是想起我们当初幸福的点点滴滴了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重要吗?”江馨瑶反问道。

    “老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向你保证等我处理掉一些事,就斩断与柳嫣然的干系,永远留在你身边,只爱你和女儿!”杨毅天深情的说完,继续又道:“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说过的一个地方吗,那里满山都是鲜红的玫瑰,我承诺过会带你去那里的!”

    “呵呵,这番话,你三年前就对我说了,可你做到了吗?”江馨瑶莫名的冷讽一笑。

    杨毅天叹息了一下,张开口刚想说什么,怀里的电话就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柳嫣然打来的。

    见杨毅天那种手机,沉思久久都没有接通,江馨瑶已经猜到了是谁,冷笑道:“怎么不接,是碍于我在吗,那我先走了!”

    “不必!”杨毅天深吸了口气,按下接通建,并且开了扩音,让江馨瑶能够听到。

    “毅天,你在哪,现在方便吗,我有些话想亲口对你说!”柳嫣然那灵动轻细的声语传了出来。

    “什么事,直接在电话里说吧,我现在没时间!”杨毅天一口回绝道。

    “关于苏老爷子遭到暗算的事!”柳嫣然轻声道。

    闻言,杨毅天面色一变,柳嫣然果然还是愿意,亲自把真相告诉自己了吗,还是说这其中有诈。

    杨毅天看了一眼江馨瑶,沉声道:“你在哪?”

    “你家!”柳嫣然说道。

    “行,我现在回去!”杨毅天挂断电话,对着江馨瑶说道:“老婆,你跟我回去吧,正好有些事我们能一起解决掉!”

    江馨瑶柳眉挑动,有些事迟早都要面对的,而自己内心最深处,又不舍得真与杨毅天的感情这样恶化下去,迟疑犹豫了片刻,说道:“好,我跟你回去!”

    ........

    海景别墅。

    客厅的欧式沙发里,脸容倾国的柳嫣然,身穿一条黑色的长裙,气质优雅的静坐等着,面前还摆着杯热茶,许淑娴煮给她的。

    杨萱和许淑娴在一旁,她们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不由得很好奇的打量着柳嫣然。

    “你是小萱吧!”柳嫣然抿了小口茶,望着杨萱轻笑道。

    “嗯,我是!”杨萱轻点秀额。

    “你可能没见过我,但却知道我,我是思然的妈妈!”柳嫣然声语如同风铃吹动般好听。

    “你是思然的妈妈?”杨萱惊诧的睁眼,旋即粉拳紧紧握着,都是这个女人毁掉了自己哥哥幸福的家庭,害的跟嫂子江馨瑶离了婚。

    “你来这里做什么?”杨萱微怒道。

    “找你哥谈点事,他应该很快就回来了!”柳嫣然幽动道。

    “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即离开!”

    杨萱很少会生气,可看到害哥哥杨毅天妻离女散的柳嫣然,她实在是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气,这个女人长的再漂亮又如何,皮囊下隐藏着令人作呕的灵魂。

    “小萱,在你心里,那个姓江的女人,才配做你的嫂子吗?”柳嫣然有些凄婉的一笑。

    “是,我的嫂子只有一个,那就是江馨瑶,如果不是她,我当初早就已经患病死了!”杨萱切齿道。

    柳嫣然忧伤的轻笑,她今晚过来找杨毅天,是让一切都尘埃落地,因为她已经也累了,在加上儿子杨思然的缘故,她不想让彼此几人一直折磨下去。

    彼时!

    海景别墅外,响起了汽车的引擎声。

    紧接着,杨毅天和抱着女儿的江馨瑶,缓缓进入了客厅内。

    江馨瑶冰冷的眸子,直接落到了柳嫣然身上,后者也轻轻的抬头,与她四目相对着。

    两个女人一见面,四周的氛围瞬间充满了火花,还是杨毅天打破了这种局面。

    “小萱,淑娴,你们带着无心先上去吧,我们三个人单独谈点事!”杨毅天沉声道。

    “嗯!”杨萱听话的点头,从江馨瑶怀里接抱过杨无心,跟许淑娴一起上了阁楼。

    “馨瑶,先坐下吧!”杨毅天牵着江馨瑶的手,坐在了柳嫣然的正前方。

    江馨瑶脸蛋微微动容,杨毅天这个深情的动作,让她心里有些感动,这是在向柳嫣然宣明,自己才是这个男人重要的妻子。

    柳嫣然不愚蠢,她自然清楚杨毅天的意思,但除了眼眸有些酸楚外,倒没有过多的神色。

    “说吧,老爷子遭到暗算的幕后黑手是谁?”杨毅天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我!”

    柳嫣然话音落下,杨毅天面色猛地阴沉了起来,渗人的瞳孔瞪着她,低沉道:“你说什么?”

    “是我做的!”柳嫣然不再隐瞒,她坦然的轻笑,道:“老爷子遭到暗算,还有瀛国神忍横死,嫁祸于北境,让你们怀疑柳家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杨毅天额头青筋凸爆,冷怒的寒意自心头爆发而出,咬牙欲碎的怒吼道:“为什么?”

    “为什么?”柳嫣然自嘲一笑,那张拥有倾国之色的脸,变得有些狰狞,“因为我要报仇,我要整个柳家,为我惨死的母亲付出血的代价,哪怕不惜利用你我,甚至是无心的命!”

    一旁的江馨瑶,听的有些心惊,柳嫣然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能狠毒到这种地步。

    “二十年前,我只有八岁,就因为我母亲触犯了柳家所谓的家规,被关进不见天日的地牢致死,我恨,我真的好恨,柳家所有人的血都是冷的,包括我那个绝情的父亲,所以我暗下发誓,要让这个可笑的家族覆灭,我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并接近你,熟悉你,偷偷替你诞生一子,目的是让你成为我手中的复仇利刃!”柳嫣然说着说着,那她一直极度冷静的头脑,不受控制的歇斯底里了起来。

    “砰!”杨毅天猛抬起手,将眼前的玻璃茶几,直接一掌震碎,站起来低咆道:“你个疯子!”

    “对,当时的我,确实是疯了!

    但在我生下思然后,我发现自己有了软肋,我想要后悔终止,可同时我又不甘心放弃那么多年来的蛰伏,就通过瀛国神忍的横死,嫁祸给北境再暗算苏老爷子,透露点消息让大家都怀疑柳家是幕后黑手,我就可以在不伤害你跟思然的方式下,报复柳家!”柳嫣然泪光闪烁,将自己心中阴沉已经的秘密,全都通通告诉了杨毅天。

    杨毅天脸色胀红,血红的双眼充满了怒火,身影咻的一声留下到残影,飞奔到柳嫣然跟前,用力死死掐住她的脖子,怒吼道:“你在找死?”

    柳嫣然虽然无法呼吸,可她的眼眸写满了冷静,断断续续的应道:“我...我已经累了,你如果杀了我能泄愤的话,就直接动手吧,只....希望你善待思然!”

    “毅天,你冷静一下!”江馨瑶从惊慌当中,快速的回过神来,上前阻止杨毅天别做傻事。

    杨毅天怒吼一声,松开了柳嫣然,咬牙欲碎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难道真不怕我杀了你?”

    柳嫣然眼圈泛红,她摸了下被杨毅天掐红的玉颈,苦楚的说道:“因为我爱你,还有思然,不想你陷入绝境,至于当初的仇,我愿意为了你们选择放下!”

    “你给我滚!”杨毅天转过身,她怕自己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对柳嫣然狠下杀手!

    望着杨毅天颤抖的背影,柳嫣然心里伴随着一阵刺痛,她看向了江馨瑶,怜楚的轻笑:“毅天很爱你,胜过我数百倍,往后的日子里我永远不会再出现,希望你们能幸福的活下去,再见,亦或者,再也不见!”

    说完,柳嫣然走了,江馨瑶看着她的背影,隐约觉得那不太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毅天,我总觉得哪有点不对,她临走时看你的眼神,好像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江馨瑶凝眉的出声,之前对杨毅天心里的那股怨气,因为刚才柳嫣然的那番话,差不多都消散掉了。

    ......

    “噗呲!”

    外面冷情的道路上,一把锋利的短刀,捅进了柳嫣然的心脏,鲜血顺着刀柄滴答落下。

    她望着眼前身披黑衣的人,脸上没有丝毫的痛苦,反而多了一丝解脱,轻声道:“狄老,这些年来谢谢你!”

    披着黑衣的身影,只露出一双干枯的眼睛,要是杨毅天在这里,必定会认出他就是上次那个,跟了柳家家主柳宗仁数十年的奴仆狄元。

    “小姐,慢走!”狄老抽回短刀,消失在了黑夜中,仿佛像是没出现过一般,只留下胸口溢血,倒在地上的柳嫣然。

    周边枯树黄叶随风摆动,冷清昏暗的小道,仅有风吹过的沙沙声,柳嫣然闭眼含笑,呼吸慢慢的停止了。

    几分钟后,杨毅天出现在了这里,他低头看着柳嫣然的尸体,那双幽暗的眼睛,瞬间被水雾迷糊,愣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动。

    直至江馨瑶跟来,见到已经死掉的柳嫣然,还有旁边的血迹,捂嘴瞪大了眸子,不敢相信这一幕。

    泪水在杨毅天的眼中打滚,他轻轻的弯下腰,用手触碰柳嫣然的脸,失去灵魂般自语喃喃,“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毅天......”看到杨毅天想哭,却又强行忍住的悲伤模样,江馨瑶缓缓来到他身边,想要出言安慰。

    “我没事!”杨毅天声音沙哑,哽咽的摇了摇头,想要将柳嫣然抱起,却赫然发现她的身上,藏放着一封被血染红的信件。

    杨毅天颤抖着手打开,看着信上清秀的字,心痛的如同刀绞。

    “毅天,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切勿悲伤,因为这是我的命,谁也无法改变!同时我很抱歉,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从当初陷害你的那一刻起,我不止一次的落泪。你知道吗,每当我想起当初我们的点点滴滴,我的心就会很痛,我真的好舍不得你跟思然,可我只能离开,以这种方式存在,否则你永远过不了安静的日子。

    等我死后,希望你和馨瑶,能幸福如初,照顾好我们的儿子,还有把我埋葬在宁江吧,我不想连死都逃不开柳家,要是可以的话,每年忌日给我送几朵白菊。

    不要把我的死怪罪于柳家,放下一切的仇恨,好好和江馨瑶幸福的活着!

    再见了,我这一生最爱的男人!”

    当杨毅天看完这封信,流血不流泪的他,此刻已经泣不成声。

    江馨瑶抿着薄唇,牵着杨毅天的手,心疼的说道:“老公,我会一直陪着你,还有思然我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

    杨毅天转过身,用力抱着江馨瑶,哽咽沙哑的失声痛哭。

    ..........

    时光荏苒。

    一年飞逝而过。

    宁江墓地。

    杨毅天把手中的白菊,放在一个墓碑前,缓缓点燃了一根烟。

    后边,江馨瑶一只手牵着杨无心,另一只手牵着杨思然,默默的陪着杨毅天。

    过了不知道多久,杨毅天深吸了口气,回头望着动人的江馨瑶,露出一抹柔笑,开口道:“老婆,我订好了机票,明天一早我们就乘坐班机,去我说的那片满山开满红玫瑰的地方。”

    “嗯!”江馨瑶眼眸动容,巧笑的轻点着脑袋。

    ......

    这里,位于西方的某个小国家,整片山被玫瑰的鲜艳染成了红色,特别的唯美漂亮。

    杨毅天牵着江馨瑶的手,看着不远处的儿子杨思然,和女儿杨无心追逐舞蝶温馨的画面,笑道:“她们两兄妹玩得很开心!”

    江馨瑶柔动迷人的眼眸,也看向了追逐蝴蝶的两兄妹,明眸皓齿的盈笑,道:“要是一直能这样该多好!”

    “会的,老婆我向你保证,将来我们的每一天,都过的温馨甜蜜!”杨毅天嘴角微翘,搂住江馨瑶的腰肢,将她放倒在玫瑰花丛下。

    江馨瑶脸蛋如盛开的桃红,双手交叉搂住杨毅天的脖子,依偎在他怀里,柔声道:“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至死不渝的爱!”杨毅天掠起江馨瑶耳边的秀发,缓缓吻向了她的薄唇.............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