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条,共9条数据.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明药

      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   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   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   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   “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   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 亲爱的少帅大人
    亲爱的少帅大人明药

      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   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   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   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   “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   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 乱世佳人
    乱世佳人明药

      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   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   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   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   “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   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明药

      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   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   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   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   “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   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 落入凡尘自伤情
    落入凡尘自伤情明药

      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   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   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   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   “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   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 夫人,大帅又在作死了
    夫人,大帅又在作死了明药

      沈砚山爱小鹿爱得不能自拔,他一路从落魄少爷到大督军,恨不能把命都给她,摘星星摘月亮地哄着她,全天下人都知道小鹿是他的心肝宝贝。   于是挚友问他:“小鹿呢?她爱不爱你?”   沈砚山:“当然爱。打是亲、骂是爱,不爱我她能打我一枪吗?”   “那我明白她骂你‘丧尽天良的王八蛋’是什么意思了,原来是爱。”   沈砚山:“……”

  • 医妃,王爷枕上撩
    医妃,王爷枕上撩明药

      军医薛湄带着空间穿越到了古代封建社会,成为了永宁侯府的大小姐。 原主大小姐是个醋精:她恋父,父亲只疼庶妹薛玉潭,吃醋;她恋兄,兄长偏袒薛玉潭,又吃醋;她仰慕未婚夫,未婚夫贱兮兮的想要勾搭薛玉潭,再吃醋。 薛湄:“酸死了,爱谁谁,都离我远点。我有空间,挂开得这么大,我得横着走,过甜甜的美好小日子。” 做女首富不香吗,那位英俊不凡的王爷给的爱情不甜吗,当个神医受万人敬仰不好吗?

  • 神医她千娇百媚
    神医她千娇百媚明药

      军医薛湄还没来得及谈恋爱就被炸死了,穿成永宁侯府的大小姐。大家都说:“二小姐肤白貌美大长腿,衬得大小姐灰头土脸一文不值。”某王爷:“美人在骨在气质,论审美在座的都是辣鸡!”大家都说:“薛大小姐不受亲爹妈待见,哪怕是嫡出,也没什么前途。”某王爷:“做女神医没前途吗?做本战神唯一的王妃没前途吗?薛家早晚有一天靠着我家王妃吃饭你信不信?”大家都说:“温钊貌美,安诚郡王有钱,卢小神医傲气,薛池身份神秘,个个都和薛大小姐配一脸。”某王爷大怒:“湄儿你明天就去城门口贴告示,告诉大家你爱惨了本王,和本王才配一脸!”薛湄:“……大家见谅,不是我想发狗粮,而是刚好和个醋精谈恋爱。”

  • 限制级军宠:七叔,我疼
    限制级军宠:七叔,我疼明药

      【病娇+军宠高甜+马甲超多+虐渣爽文】人人都道云乔小姐年轻不知事,敢在少帅眼皮低下搅弄风云,迟早要被他一巴掌拍死。而少帅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托起她的手,小心翼翼替她开车,鞍前马后。他手眼通天,邪恶狠辣,却独独捧着云乔。世人皆是蝼蚁,云乔是他的神。云乔:“怎样才能放过我?”他炙热缱绻的眸光,纠缠不息,嘶哑着叫她的名:“乔儿,永远别离开我。”偏执狠戾的他,也许永远都不会承认,她并不是他认定的那个人。